第115章 驚世神醫白浪,起死回生趁熱來三發!


小說:維度侵蝕者   作者:殘酷廁紙天使   類別:時空穿梭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idrqgz.icu/book/113790/ 為您提供維度侵蝕者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警告!‘亞人血統’遭受外力入侵扭曲,即將發生變更,是否接受污染?獲得‘吸血鬼血統’,你將喪失‘亞人血統’及相關能力……】
  ‘否!我拒絕,鎖檔!’
  擁有豐富經驗的白浪,第一時間回絕血統變更提示,表示他永遠以身為‘人類’而驕傲!隨即鎖死‘純血人類’形態。然而他的手,并未將‘石鬼面’從臉上移開。
  盡管在樂園的記錄中,顯示白浪拒絕成為‘吸血鬼’。但石鬼面在接觸血液后彈射骨針改造大腦,是不為外物轉移的。
  所以……
  ‘噌’的一聲,面具邊緣彈出弧形針頭,反刺入后腦。在一陣劇痛后,奇妙感覺在顱內上演,陣陣涼意順著血液迅速流遍全身,心臟依舊在跳動,但‘呼吸法’開始停擺。
  他被這個面具,一點點改造成了‘吸血鬼’。
  他的身體,在注入神秘能量后,仿佛打破枷鎖,控制力得到顯著提升,能通過意識操縱每條肌肉、每根神經;對于生命體的感知更敏銳,力量、敏捷得到提升;
  但相應的,他再無法通過呼吸提取‘波紋力量’。每一次施展呼吸法,全身都會感到被灼燒撕裂的劇痛。
  “這就是吸血鬼的感覺?”
  心臟上的傷口已經愈合,溫富貴帶著迪奧消失無蹤,白浪重新站起來,吹拂夜風欣賞月色。
  此時血統欄變成:【亞人血統/吸血鬼】
  原來的‘亞人血統’變成灰色,暫停對身體的監控,停留在鎖檔那一剎。臨時疊加的‘吸血鬼’如同以前的‘邪能化’,屬于一次性用品。
  這個血統為他帶來力量+1.7、速度+1.8、體能+1.3的變化,三屬性維持在8點,不多也不少。顯然,素質越薄弱的普通人使用面具后,增幅性價比越高。
  但白浪對這份臨時強化,也沒什么可抱怨的。入手快捷、成本低廉、效果強大,往臉上一按就行了。比那些強化藥劑、臨時buff強太多,唯一缺點就是不能曬太陽。
  有了這個面具,就等于多出一份能無限使用的‘力量、敏捷、體能強化藥劑’,劃算!
  …
  “你…你你……”瓦根緊張盯著白浪,大腦中一片空白,有些語無倫次。
  “別怕,我還是我!奧特蘭德一族的黃金精神,是不會被區區邪惡之血所玷污束縛的。即便我變成吸血鬼,依舊會置身于黑暗中,仰望光明!瓦根,你要記住‘意志的偉大,才是人類的偉大’,我的靈魂無比高貴!”
  白浪的話語,打消他部分疑心,畢竟浪哥從頭到尾都表現都相當靠譜。盡管瓦根此刻仍有許多解不開的疑惑憋在心中,但識趣的沒再發問。
  每個人都有秘密,尤其是浪哥這種風一般不羈的男子。
  “喬納森快不行了,我需要治療他!”
  憑借吸血鬼敏銳感官,白浪意識到喬納森已經死了。他的心臟不再跳動,雖然人還‘熱’著,但呼吸已經停止,心臟不再跳動,血液開始涼了!
  于是白浪一個跨步來到喬納森身邊,抓住‘嗜血者’往外一拔,一道血柱從后背飚射……這把螺絲刀原本儲量已經不足,最后一格‘生命之血’只為喬納森續了不到+60s。
  而他與迪奧互飆對手戲,卻持續一分多鐘,所以他能算出,jojo已經了涼了超過30秒。
  “死亡30+秒嗎?”白浪沉吟片刻,倒不再焦慮急切。他在索摩戈星球惡補一個月的基礎醫療常識,知道人一旦呼吸停止,通常超過五分鐘后,才會對大腦造成不可逆損傷。
  從一個人‘掛點’開始算起,掛點后幾分鐘依然模糊曖mei。從生物學視角看,是真的死亡了,但沒死透;從神醫的視角看,仍然有搶救機會。
  就好比他的亞人血統在重鑄時,總不是死亡后第一時間立刻執行,而是靜待一會兒,確定他涼透后,才開啟重鑄。
  喬納森此時就卡在‘真掛了,但沒涼透,還能趁熱’的模糊邊界上。而恰好白浪又是一位神醫,于是他伸手蘸了蘸瓦根的血液,抹在石鬼面上,趁熱按在喬納森的臉上。
  “你在干什么?”瓦根詫異的問道。
  “喬納森已經死了!這是拯救他的唯一方法!”白浪呵斥一聲,不再理會。
  當然,除了‘吸血鬼’外,白浪還能通過制造‘尸生人’的方式讓喬納森復活,但那是對一位勇士的褻瀆!像喬納森這種正直的紳士,不應該像尸生人那樣渾渾噩噩的活著,而且他也不會去吞食尸體。
  瓦根理屈詞窮,不知該如何辯駁:“可是,可是……”
  “難道你不相信喬納森,認為他克服不了吸血的沖動?”白浪又問,就在這時,掌心的面具突然一震,骨針已經刺穿喬納森的腦殼,趁熱來了一發。
  幾分鐘后,喬納森才茫然的睜開眼睛:“我……我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感覺不到溫度?卻又不覺得寒意?”
  “JOJO,你……”瓦根欲言又止。
  白浪卻主動回答:“你已經死了,是我用石鬼面,將你轉變成吸血鬼的。要恨,你就恨我一個人吧!”
  “什么?!”喬納森大驚失色,直接坐了起來。
  他賭上一切去擊敗吸血鬼迪奧,非但沒有成功,自己反而變成他最痛恨的吸血鬼。這種落差讓他難以接受,幾近自閉。
  喬納森開始嘗試波紋呼吸法,結果卻痛到靈魂都要被撕裂,接著失魂落魄,盯著地面不再言語。
  “在這次對抗迪奧的戰斗中,我領悟了一個道理,想要擊敗怪物,唯有成為怪物!人類的身體……太脆弱了。”
  白浪沒有理會他,自顧自說道:“我也考慮過是否復活你,還是讓你安靜的永眠下去?但是我不能讓你自私的死去,喬納森,你的身上背負著阻止迪奧、拯救人類的職重任。”
  “不止如此,我還在你的身上,看到了無私、勇敢、正直、博愛,你才是人類的守護者。所以我做了一個違背良心的決定,將你復活,成為吸血鬼,用邪惡的力量來對抗邪惡,我要你從今往后隱藏在黑暗中,用這份力量來守護人類的和平!”
  “我……”喬納森抬起頭,瞠目結舌,不知該怎么回答。
  浪哥一碗心靈雞湯,就將他澆的醍醐灌頂,再度振作起來。
  “奧特蘭德先生你……?”
  “不錯,我也成為吸血鬼了,但我與你不同。我會在徹底鏟除迪奧這個威脅后,親自沐浴陽光,化作飛灰。從那之后,人類的未來就交給你了!我也希望有一天,你能卸下重擔,同樣沐浴陽光,安詳的離去。”
  聽到這話,喬納森與瓦根一臉動容。后者原本懷疑浪哥動機的小心思,也轉化成羞愧與自責。奧特蘭德先生這么偉大,我為什么要懷疑他呢?
  “齊貝林!還有齊貝林先生!”瓦根突然想起什么,大聲喊道。但他手腳俱斷,無法動彈。
  “該死!”
  當白浪來到齊貝林身邊時,小胡子也因為撲街太久,得不到治療,同樣涼透了。迪奧在掏走他的槍時,順手一指洞穿齊貝林的心臟。
  喬納森轉化為吸血鬼后,雖然不適應新的身體,但同樣判斷出齊貝林已經涼了,胸中充滿了痛苦與追悔,愧疚和自責。
  “你來決定吧!”浪哥將石鬼面遞給喬納森,讓他來選擇,親自體驗一下這種打攪亡者安眠的滋味。反正他復活喬納森時,是超級爽啦!
  “用我的血!快用我的血啊,JOJO。”已經目睹太多詐尸的瓦根,逐漸適應了這種玩法,催促道,“齊貝林先生是個大英雄,不該就這樣死去,一定要讓他親手結果迪奧那個惡棍。還有,齊貝林先生的家中,還有妻子與孩子等著他歸來,JOJO你忍心讓他這樣默默的離世嗎?你不想在和他好好說說話嗎?”
  我次奧,瓦根說太有道理,喬納森無法反駁!而他同樣萬分不舍亦師亦友的齊貝林就這樣輕易的死去。
  最終,喬納森做了一個違喬斯達家族代代紳士的祖訓,蘸了點瓦根的鮮血,將石鬼面按在了齊貝林的臉上。
  噌!
  骨針彈射,合家歡大圓滿結局。
  ‘倫敦打叼團’一人未死,全員存活!撒花,慶祝。
  白浪又一次扼住命運的咽喉,將它按在地面上,一通暴揍。
  “唔……我這是怎么了?”涼透的齊貝林睜開眼,四處打量,見到了同樣冷冰冰的白浪與喬納森,以及熱乎乎的瓦根,這畫面怎么有點不對勁呢?
  ?_To_Be_Continued……推薦票
  

  

吉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