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涌動


小說: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作者:雪鳳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idrqgz.icu/book/110985/ 為您提供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看他們這副模樣,寧歡挑了挑眉道:“這里面是有什么故事嗎?”
  “這個我知道。”危恒開口道:“曾經,有主宰嘗試讓親友融合鑰匙獲得能力,結果成功了。”
  “只要將一些較弱小的鑰匙帶回生存區,普通人將之融合并不是一件難事。”
  “并且,通過不斷吸收同等屬性的鑰匙,普通人也能夠變得強大起來。若是一些原來精神力就強大的人融合了足夠多的精神系鑰匙,甚至有幾率變成主宰。”
  “這樣的發現讓整個聯絡島都振奮了,大家都覺得看到了消滅銀呂的希望。”
  “接下去數十年,一眾主宰致力于狩獵鑰匙,然后培養出了大量強者乃至于主宰。當時,人們覺得銀呂將在百年之內被滅亡,然而……”
  他嘆了口氣道:“月難之后,這些人為培養出來的強者和主宰一半以上被遠古銀呂的意識占據肉體,反過來攻打自己的同胞。”
  “那一戰何其慘烈。”玄武難得慢吞吞開口道:“雖然月難之后那些還活著的人類就恢復了自身的意識,然而記起自己殺了那么多同胞,他們不是自殺就是瘋了。”
  “而我們……卻是無可奈何。”
  朱雀道:“大概是睚眥提起過吧,所以江定才會生出這種妄想吧。”
  寧歡若有所思,人為制造主宰嗎……
  等他們用完早餐,睚眥卻是帶著江薇過來了。
  “你想要宙斯區?”寧歡挑眉。
  睚眥點頭,“小薇得有自己的轄區,剛好宙斯區和睚眥區比鄰。”
  頓了頓,他有些肉疼道:“作為交換,我可以給你一千把極品鑰匙。”
  只有極品鑰匙,主宰才愿意去融合。
  饒是經常在危險區晃悠的睚眥,手頭的極品鑰匙也不過一千余把,拿出一千把,對他而言也是大出血了。
  聞言,寧歡眼睛一亮,開口道:“我想要木系、水系、土系、風系和精神系的鑰匙。”
  “我盡可能將這幾個屬性的鑰匙給你,但也不敢保證所有鑰匙都是這幾個屬性的。”睚眥道。
  “成交!”寧歡爽快道。
  離開睚眥區的時候,朱雀直說她這筆生意做虧了。
  “別說一千把鑰匙,便是兩千把鑰匙也換不來一個區。哪怕宙斯區有些小,但也不止這些。更何況,江薇還希望你不把世界樹撤走,繼續庇護宙斯區的人。”
  寧歡不置可否,宙斯區對于她而言不過是累贅,能夠換點東西就好了,誰還去計較這些?
  回到麒麟區之后,寧歡就開始著手雕刻一座石雕。
  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她這輩子可沒有雕刻這項技能,她還特地躲在空間里進行雕刻。
  這是一座麒麟石雕,高約六米,委實是個龐然大物。
  寧歡也是第一次雕刻這么大件的作品,但是她卻非常用心,整整花了九個月,才算將這件作品徹底完成。
  當最后一筆線條勾勒出的時候,巨大的麒麟從石像中透體而出,溫順地坐到寧歡身邊,蹭了蹭她,目光中是慈和的笑意。
  “你就叫光慈吧。”寧歡踮腳摸了摸它道:“你擁有麒麟之德,有造化眾生之能,具開創未來之眼。”
  巨大的麒麟歡快地躍起,在空中奔騰了一圈。
  第二天,麒麟區的中央多了一座麒麟石雕,卻并沒有人覺得奇怪,反而視之為尋常。
  危恒是在年底前往麒麟區的。
  這一年他的心情非常好,畢竟主宰中多了一對夫妻,那他跟寧歡之間的希望就更大了。
  然而才從飛機上下來,他就發現了不對。
  他的目光落到從身邊走過的一位機場工作人員,不由便皺起了眉頭。
  對方的精神力太活躍了,那種活躍度,哪怕自己并沒有掌控對方的思維,也感覺到了。
  若只是這一人就罷了,現實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他第一反應就是有哪個王八羔子暗地里偷偷做了什么,匆忙找到寧歡跟她說了這事,她卻是在愣了一下之后笑了笑道:“放心吧,這是一件好事。”
  事實上,寧歡并不是只打算雕刻一座麒麟石雕,她計劃是在整個麒麟區都遍布大大小小的麒麟石像的。除了光慈,麒麟區已經又添了四個麒麟之靈。
  她相信,假以時日,麒麟區一定能夠誕生更多的主宰的。
  而等麒麟區有了成果,那其他區……
  銀呂厲害只是在月難時期,但若是主宰的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在月難之前就將銀呂擠壓得沒有生存空間,那人類一定能夠迎來真正自由的新生。
  對于救世這件事,寧歡自認算是有些經驗了。
  從一開始的被動不得已,現在的她已經能夠很坦然去面對這件事了。
  甚至,她覺得救世其實也是一件好事,畢竟天道多多少少都會給予她一些饋贈。
  正是由于這些饋贈,她才能成為現在這個強大的自己。
  才能逐漸掌握自己的命運。
  麒麟石像的事,寧歡也沒有隱瞞危恒。兩人目前的關系有些特殊,要說情侶也不是,但是時不時地接個吻牽個手約個會什么的,已經屢見不鮮了。雖然沒有對外宣告什么,但在周圍人眼中,他們儼然已經成為了戀人。
  寧歡雖然對兩人成為夫妻沒有信心也沒有興趣,但那不妨礙她信任危恒。
  這個男人,確實愛她至深。
  雖然,偶爾他會被她“牽著鼻子走”,她也會被迷惑答應一些原本不想要答應的要求。
  兩人這種看不見的較量,偶爾還是覺得挺有趣的。
  危恒震驚極了,他幾乎立刻便想到了寧歡的打算,“你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將銀呂一網打盡?”
  “你覺得如何?”寧歡挑眉笑道:“可行嗎?”
  “可行。”危恒笑道:“當然可行了!”
  他心里琢磨著,若是銀呂徹底消失,那主宰的精神力性質一定會有所改變,到那個時候,主宰的身份就不再是他們在一起的障礙了。
  正當危恒暢想未來的時候,暗處的陰影卻是開始涌動了起來。
  十位主宰甚至都能有所準備,月難就到來了!
  

  

吉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