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大出血


小說:抗日之全能兵王   作者:寂寞劍客   類別:抗戰烽火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idrqgz.icu/book/100512/ 為您提供抗日之全能兵王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與此同時,在湘省衡陽市。
  孔祥西終于見到了孔令堪。
  雖然時間已經過去好多天,但是孔令堪臉上的腫卻仍沒完全消褪。
  看著滿臉烏青的寶貝兒子,孔祥西臉上的神色很不好看,太過份,姓鐘的這回做的真的是有些過分了,沒留半點余地。
  既然是你姓鐘的不留余地,那就別怪我姓孔的不客氣了。
  孔令堪也捂著臉說道:“爸,這個事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我要姓鐘的死,你一定要想個辦法把姓鐘的給我整死!”
  孔令堪不說話的時候,孔祥西心里只有怒,對鐘毅的怒。
  但是孔令堪這一說話,孔祥西便有些生氣,生兒子的氣。
  同樣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看看人鐘毅,再看看自己的寶貝兒子,孔祥西真想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教子無方,真是教子無方哪!
  “你閉嘴吧!”心中有火,孔祥西的語氣也就不怎么好,作色說道,“好好的一件事,最后讓你辦成這樣,你還有臉在這里跟老子嚷嚷?”
  孔令堪叫道:“爸,你還講不講理了,這又怎么能怪我?”
  “怎么就不能怪你?”孔祥西大怒道,“要不是你在奉化胡作非為,欺負肖家閨女,姓鐘的又怎能抓住你把柄?要不是你被姓鐘的抓住了把柄,我布下的局又怎么會功虧一匱?你小子也不用吃這種苦頭。”
  “這種事也能怪我?”孔令堪大怒道,“我玩女人怎么了?我玩個女人難道還錯了?不就是肖家的閨女,我孔令堪難道就碰不得?”
  “你這混賬!”孔祥西被氣得簌簌發抖,真想一耳光扇過去。
  但是看看兒子臉上的烏青還有未消腫的臉,終究還是忍住了。
  孔令堪又道:“這事沒完,你不替我討還公道,我就自己討。”
  “你想干嗎?”孔祥西的汗毛瞬間倒豎起來,又厲聲喝斥道,“小子,我可警告你,你可千萬不要亂來,放眼全中國,敢不買你老子面子的人不是沒有,但是敢傷你性命的人,卻全中國只有一個,那就是鐘毅!你若真的犯在他手里,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到時候你就是抬出你小姨夫,只怕也是沒卵用!”
  “不用你管!”孔令堪輕哼了一聲,語氣卻弱了。
  就在這時候,管家牛四匆匆走進來,低聲說道:“老爺,有事。”
  “你先回去,給我老實呆在房間里。”孔祥西把孔令堪打發走,又道,“老牛,出什么大事了,還能把你急成這個樣子?”
  牛四跟隨孔祥西已經快有半個世紀,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沒有見識過?
  在孔祥西的記憶中,牛四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流露出這樣的驚惶之色。
  牛四喘了口氣,低聲說道:“老爺,姓鐘的剛剛在鄞江日報刊登了一篇文章。”
  由于遠在湘省,鄞江日報又不是申報這樣的全國性報紙,所以既便是孔祥西,也沒辦法第一時間看到原版的報紙,而只能通過別人的轉述。
  也正因為,牛四直到這個時候才終于得到消息。
  “鄞江日報上的文章?”孔祥西道,“一篇文章就把你急成這樣?”
  “老爺,這可不是普通的文章。”牛四急聲說道,“姓鐘的夸口說,拿著鄞江日報就能去鄞江市府換取一千現大洋的抵用券,拿了這抵用券,就可以到三天之后開始舉辦的鄞江物資交流會上購買任意的商品。”
  “什么?”孔祥西的眼睛瞬間瞪大了,失聲道,“一份報紙換一千大洋的抵用券,拿著這抵用券還能買任意商品?”
  “是。”牛四重重點頭,又說道,“報紙上是這么說的。”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孔祥西道,“姓鐘的除非是得了失心瘋,不然絕無可能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牛四沉聲道,“但是剛子說的是言之鑿鑿!”
  剛子就是牛玉剛,也就是牛四的兒子,這個時候已經回到了鄞江市。
  “剛子真是這么說的。”孔祥西的表情立刻變得嚴峻,如果真是牛玉崗來的消息,那這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是了,但是怎么可能?
  鐘毅這真的是瘋了嗎?為了跟他孔家掰手腕子,真就不計后果了嗎?
  牛四的判斷跟國府國策顧問蕭萱如出一轍,道:“老爺,姓鐘的此舉明顯就是沖著咱們孔家來的,他就是想要抬高咱們給浙省以及周邊各省商家打招呼的代價!”
  有句話鐘毅沒有說錯,人情都是有代價的,在孔祥西打過招呼之后,浙省及周邊各省的大商家的確是打消了從鄞江進貨的念頭,但是,孔祥西打這個招呼并不是沒有代價的,而且這個代價還頗為不小,孔家可真是下了花本的。
  現在鐘毅搞也這么大的優惠舉措,如果孔家不跟進,不付出更大的代價,浙省及周邊各省的大商家就不可能再聽他的招呼了,說到底,這世上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一份報紙就能白得一千現金抵用券,這事誰打招呼都攔不住。
  可是沉思了半天,孔祥西又說道:“可我還是不相信,我還是不太相信,姓鐘的會出此下策,他真要這么做,咱們孔家大不了就是放棄統購統銷,可是他們鄞江市財政搞不好就會崩潰,這種殺敵三百,自損三千的事,不像是鐘毅的作風。”
  說到這里頓了頓,孔祥西又說道:“你立刻讓剛子打聽清楚。”
  “是,我這就給剛子發電報,讓他把這事打聽得清清楚楚。”牛四說完轉身剛要走,卻又被孔祥西給叫住了。
  孔祥西叫住牛四,接著說道:“不管這事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影響卻已經是造成,要想浙省還有相鄰各省的商家繼續買咱們孔家的面子,恐怕還要再打次招呼,而且這一次,除了打招呼,恐怕還要給些實惠了。”
  孔祥西的面子的確是很值錢,但是再怎么值錢,面子也有用完的時候。
  這時候再想別的大商家聽話,老孔家就必須給他們實實在在的好處了,所以這一回,老孔家是真要大出血了!
吉林快3走势图